创业维艰,敬业如初

2019-11-07 22:28 编辑:管理员 阅读次数:663

“今天上午还有两台手术,下午要出门诊。”“今天早上要赶去灵山医院两台手术。”“患者送了一封感谢信,是给唐主任的。”“唐主任特别交代产前要注意饮食营养。”“哇~哇~,恭喜手术顺利,母子平安!”……这就是我们常常提到的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南沙医院产科主任唐蔚,一名工作尽心尽责的医生日常。

唐蔚自2013年4月前往广州市南沙中心医院应聘,不惧道阻且长,毅然选择留在离广州居住地60多公里的地方来工作。在原单位辞职后,第二天便到岗正式参与工作。因为她坚信自己要在有激情的岁月里,尝试一个新挑战,开辟一门专科。当时南沙中心医院产科尚未有人筹建。长期从事产科临床一线工作的她,深知创业之艰。从2013年9月2日开始,为期5个月的筹建工作,唐蔚从图纸修改开始做起,大到病区一砖一瓦,一个设备带,一盏灯,小到每一个产包里的一根结扎脐带的线,事无巨细,和护士长一起,在医院的扶持下,搭建了南沙中心医院产科。与此同时,对科室医生和护士进行专业化培训,构建初步的产科技术力量。

2014年1月26日南沙中心医院产科正式开业,28日全程守候,唐蔚亲自上台迎接了第一个南沙宝宝分娩。创业之初的三个月,团队处于磨合建设初期,大家初上战场,唐蔚以科室为家,参与了每一个产妇从入院到分娩、手术、产后康复的过程,与医生、护士们不断讨论修改科室的规章制度,制定合乎科室实际情况的流程,科室运行逐渐走上正轨。通过“传、帮、带”传承专业优势,帮助新人,带动整个科室,培养了大批年轻医生,形成医院梯队人才结构,为南沙区的妇产工作作出了巨大贡献。至今,在南沙中心医院分娩的宝宝已经接近4000个。当时即将开业的妇女盆底康复中心,为医院产后康复服务拓展了业务范围。

为了更好地集中精力奉献于这片土地,唐蔚动员家人从广州市区移居到南沙。她的先生也是一名外科医生,非常理解作为一个产科拓荒者的工作性质和工作强度,此刻也正是女儿小升初的重要阶段,如科室有人请假,她需完全蹲守南沙,因此无法陪伴女儿左右。为了避免长期分居两地、无法陪伴女儿,他们决定全家移居南沙。值得欣慰的是,女儿最终考入了南沙区一所理想的学校就读。唐蔚谈了她的一次特别经历,当时正值参加初一年级家长会,作为家长代表的她开会期间突然接到医院的紧急抢救任务的电话,唐主任二话不说,立即往医院赶,因自己的车被大货车挡住,焦急时刻又打不到车,遂在路边拦住一辆车简单说明情况后迅速赶回医院参加抢救工作,患者母子得以脱险。

随着产科业务的开展及南沙区分娩量逐步上升,南沙医院产科在南沙产科的医疗技术也逐步被广大群众及兄弟医院认可,越来越多的孕产妇选择了在南沙中心医院产检和分娩。唐蔚出诊时经常一号难求,每次专科门诊,她都是拖到很晚才能下班,不断的为没有挂到号的孕产妇加号,认真看完每一份病例并加以分析。曾有个孕妇在很多家医院做过产检,各种资料验单一大沓,最后决定在我院分娩,分娩之后,说了一句话:“去过那么多医院,看过那么多医生,其中也不乏大专家教授,但是只有南沙医院的唐主任认真花了很长时间把我所有的资料一张一张看完,还整理了,所以选择跟着唐主任生孩子。”

如今,市一医院南沙医院产科已经是南沙重症孕产妇救治的主要力量之一,唐蔚也成为南沙产科组专家成员,主持多次区内重症病例讨论,多次参与区内兄弟医院的重症孕产妇救治。

2016年9月唐蔚主任做了一个手术,按医生的医嘱要休息2周,但是在休假的第六天凌晨,手术室因为孕妇病情危重,呼叫她。她接完电话,立刻返回手术室,主持抢救,直至天明,孕妇病情才渐稳定,结束抢救后,她提前返回了工作岗位,问及病假的事情时,“没事,我身体棒,已经恢复好了。科室太忙,以后还可以再休”。

作为产科医生,唐蔚把基础的临床工作做到更细致,深入临床,指导工作,重视科室发展,让病人满意。她提倡自然分娩,从产检开始就将自然分娩的理念灌输到孕妇的心理,当孕妇入院临产了,愿意走到床边,了解产程情况,给予孕妇们最温暖的心理支持和强大的技术支持,鼓励自然分娩。因此,当她收到了太多的感谢之意,“谢谢唐主任,让我有勇气顺产”简单的话语,觉得是认可了自己所有的付出。

2016年1月国家实施开放二胎政策,很多高龄妇女加入了生育的行列。有一名孕妇,几次怀孕都自然流产,在几乎失望的情况下,来找到唐蔚。在看过资料,仔细分析后,她制定了详细的治疗计划,并把手机、微信都给了孕妇,手机24小时待命。不光在病情上,她还在心理上给了孕妇极大的支持。最终这个妈妈顺利分娩,并写了一个卡片“谢谢唐主任,让我有了平凡的幸福”,也许,这就是最好的回报。8月开始,进入二胎政策的高峰,南沙医院分娩量达到了历史高峰,产科再一次进入全天候驻守医院的模式,几乎每天晚上都有急诊手术。看过凌晨4点到东方发白的天空,听着初生的啼哭声和妈妈幸福的眼泪,是最好的场景。为了一个个家庭的幸福,唐蔚倾注了心血和爱,她说这是作为一名医生应尽的职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