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2019-11-07 22:24 编辑:管理员 阅读次数:581

/严玉洁

今天,我与大家分享的故事主角是小静,那是2009年我刚参加工作进入临床的一个小病人,那一年,她十岁。

因激素减量红斑狼疮发作病危

她因激素减量红斑狼疮发作病危,从其他医院转到了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儿科。救护车送来的时候,已经进入昏迷状态,被其他医院下了多次病危通知书,通告无救了,家属不愿意放弃,四方打听到于力主任是肾病专家,就转到我们科准备来搏一搏。

清楚的记得她从儿童医院ICU转过来时,全身浮肿,血压高达200/140mHg,带着颈静脉穿刺管,但因血液粘稠度高,不久就塞管被迫拔掉。因24h硝普钠持续静脉输注,外加白蛋白、激素等刺激性药物,血管条件非常差,值班护士轮流上阵打针,钟旭护长经常被call回来支援,卢蕴瑜护长也经常被call回来换换手。于力主任、张又祥主作、郝志宏主任轮流24h根据q1/2h的血压随时调整治疗方案、调节用药剂量。终于,经过近一个月的努力,小丫头醒了、肿消了、坐起来了,原来,是一个如此可爱靓丽的小女孩。

随后,经过一个月一次、三个月一次、半年一次的复诊,让我们与这个小天使成了非常好的小伙伴,每次复诊前一两个星期,她都会非常兴奋的提前给我微信或者电话“严姐姐,我又要回来看你们喽”。

立志报护理系,成为一个护士

2014年夏天,她妈妈给我电话,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小丫头不是才复诊完出院没多久吗,难不成复发了?

怀着忐忑的心理按了“接听”键,听完她妈妈急切的描述,才大概了解到,原来小丫头已经高中毕业,面临着今后专业选择的问题。以前,为了让她安心读书,她每每提及要穿上“南丁格尔”的衣服,她父母都敷衍的答应了;我们这些姐姐们也把这话当作是小孩子的玩笑话,听听就过去了。

没想到现在这倔丫头说什么都要报护理系,而且所有专业都只填护理,且不服从调剂。这下把爸爸妈妈吓到了,没有办法,调动所有家属都劝不住她,只能给我们打电话,希望我们从亲身经历告诉她这行有多苦有多累,有多么不适合她。

我怀着好奇的心理拔通了她的电话,问她“静丫头,你为什么偏偏要选我们这一行,这么多年,难道你没有看见我们从一个个青春靓丽的小姑娘熬成了满脸内分泌失调的‘黄脸婆’吗?”

她说,“我知道,我不怕苦、不怕累、不怕熬夜、不怕变丑……这所有的一切,我都不怕,我敬佩你们,敬佩你们那种旁人看上去简单、枯燥,但却严谨的工作,敬佩你们那种嘴里含着辛苦却不曾放弃的精神,敬佩你们把一个个病人从痛苦、甚至绝望中带回健康幸福中的力量,我想加入你们,我想成为你们中的一员。”

“静丫头,你的身体不适全熬夜,而这个工作又不可避免的需要熬夜,你真的想清楚了吗?这个行业的压力有多大,不是每个病人都像你这样理解我们的……”

“严姐姐,我每次跟你们提及我要当护士,这并不是玩笑话,我是认真的、严肃的,正是因为我当了病人,才知道病人的痛苦,从十岁那年起,就已经做下了‘穿起白大衣的梦’,种下了‘奉献于医疗事业’的种子,我住了这么多年的院,看着你们熬了那么多夜,这个行业的辛苦与不易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我心里早就做好准备并迫不及待的等着这一天的到来呢,我一定会跟你一样优秀的,严姐姐……”

挂了她的电话,我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回想起刚进这个行业的时候,我们的吐槽,我们的报怨,原来这个被我们自己描述得一无是处的行业是这么的神圣与伟大,它不仅救死扶伤,更影响着一个个被我们医治护理过的小心灵。我也决心好要做好每一天的工作。

现如今,静丫头马上要进入临床实习了,她兴奋的告诉我,“严姐——我在班上当宣传委员、我的成绩全优、我的操作满分……我马上就实习,我马上就要加入你们的团队,成为你们中的一员啦!”

现如今,我仍踏踏实实的工作在我的护理岗位上,快十年啦,回首青春,我想对自己说、对我的小患者小伙伴说“我无愧!”

愿我们的护理在救死扶伤的同时,能影响越来越多的人,理解我们、关爱我们,甚至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