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年前,我们在冈比亚的聚会

2019-11-07 22:14 编辑:管理员 阅读次数:568

/陈珊茗 

岁月渐增人渐老。还是我们这群人,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派出中国援助非洲第九批冈比亚医疗队,满堂欢声笑语。有一身疲惫刚下手术台的,有外地开会一下飞机赶过来,有行走不便蹒跚而来的;虽然经常聚会,却有道不尽的问候,说不完的话题……

我们是1993年至1995年中国援助非洲医疗队的成员,目的地是西非的冈比亚。经过组织层层筛选,我们十四人克服自身困难,毅然组成了中国赴冈比亚第九批中国广州医疗队,队员年龄从二十多到五十岁。虽然之前医院也派出过援非医疗队,但是我们这一组队,是唯一一支从专科医生、麻醉师、药剂师到翻译、司机和厨师,全部由市一医院员工组成的队伍。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能自己单位独立组建一支全面完善的援外医疗队,在全国也是非常罕见,市一医院在省内卫生医疗系统的龙头地位显而易见。

非洲小国冈比亚当时没有电台,更没有电视,唯一的娱乐是每人一台卡式录音机。跟家人的联系基本是靠信件,因为医疗队的医院离首都远,所以信件只能一个月往返取一回。打电话得去邮电局,话费很贵,语音还不清楚。还记得大年三十的那天,我们按时差算好是家里年夜饭的时间,冒着50多度的高温炽热,一个接着一个,汗流浃背地钻进电话亭里给家里打电话。在电话这头说一句,要等上五六秒,才听到对方的回应。三分钟的时间,只能在互相的称呼和问好中匆匆结束。

在这里,无论内科、外科还是其他科室,门诊是自己看,手术是自己上,急诊是自己干。几乎没有节假日,工作不分日夜,极度繁重。经常是睡到半夜,忽听伴随着急促敲门声的一句“doctor”,即便困得睁不开眼睛,爬起来第一反应是穿上白大衣,没有任何拖延,一口气跑去医院抢救或者去药房给病人取药。有几回明明是在梦中听到了叫声,冲出门,见不到来人,才意识到自己太紧张了而产生了幻听。

这里也经常停电,伸手不见五指,但是没关系,我们队员高亢的男高音唱起了《我的太阳》,照亮了漫天星光;伙食单调,自己烘焙了粤式小饼干;没有新鲜蔬菜,我们自己建了一个小菜园,分田到人,每人认领一块地,收成归厨房。当地因为宗教原因没有猪肉出售,我们自己到邻国去买生猪,大家一起动手杀猪改善伙食,当然外科医生是“主刀手”。队员病倒,互相照顾,互相帮助,熬粥、打针、检验、抽血、治疗、通宵的护理,甚至把自己的血输进了队员的身体里…….

不累吗?当然累。不苦吗?当然苦。累得吃不下饭的时候,累得睡不着的时候,惦记着家里老人孩子丈夫的时候,差点被毒蛇咬到的时候,热得只能睡在地板上降温的时候,发烧过敏忐忑地等着检验结果的时候,经历这个国家枪林弹雨的政变,与我国断交的危急关头的时候,我们始终牢记我们是中国医生,是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疗队,我们所做的一切,代表中国,代表着市一医院。

于是,我们的眼中,看到了无比湛蓝的天空,雪白的云朵,浩瀚的大西洋,动人的粉色玫瑰湖水,如放大的盆景般的面包树;我们欣喜品尝自己种的美味蔬菜;菜园里的那颗最好吃的木瓜,院子里面硕大的鲜甜熟透芒果都能让我们雀跃;我们工作之余兴高采烈带上猎犬,扛着猎枪,还有渔网和鱼竿,出发打牙祭。即使从喘不过气的沙尘暴里面干到直不起腰,也看到我们队员之间关切的眼神和伸出的援手,还有当地人民灿烂的笑容和热情的舞蹈……

虽然年代久远,手术例数、门诊量、出院人次等数字已经模糊,但是我们不会忘记我们切下了一个篮球大的腹部肿瘤,我们让瘫痪在床的病人站了起来,车祸发生,内科、外科、口腔科、麻醉科、检验科、放射科、药剂科几乎是全队出动不眠不休参与抢救;在药品奇缺的情况下,甚至消毒酒精也没有供应的情况下,我们克服困难,自创办法,抢救了一个又一个的病人,我们甚至在当地护理学校生动地教授中医针灸课程…… 无数的医疗事迹在当地传颂。

只要我们一走出去,当地群众在路边欢呼,表达对我们热情尊敬。该地区的宗教领导也经常接见我们,接受我们的医疗保健。当地人,包括华人,现在仍记得我们。特别是华人,只要来广州,也会记得来市一医院找我们叙叙旧。

我们医疗队的影响力和名声在当地被日益传颂,当时的冈比亚总统和中国大使,在医疗队驻地与我们共进晚餐,直夸我们的菜式好吃。我们为当地的其他中国援助队伍提供了医疗保障。不仅是当地人,就连从其他国家来的人,源源不断地来到该医院找中国医生看病。在我们的辛勤付出和努力工作下,市一医院医疗队成为了当地最具规模和影响力的一支中国医疗队。

在我们的驻地,大树下挂着一根铁棒,这是我们的“市一钟”,敲打它,能发出像市一大铁钟一样的声音。虽然人在遥远的非洲,我们仍像在市一大院里面一样,每天上下班,敲响这口“钟”,熟悉的钟声时刻提醒自己:无论到哪,我们都不忘“仁心仁术 方便为怀”的市一精神。

聚会道别后回家,没有一点睡意,披衣下床,从书柜里拿出了相册,不由地翻到了那几十张已经泛黄的照片。

峥嵘岁月,历历在目。今年是我院建院120周年,也是我们医疗队赴冈比亚二十五周年。医疗队员里面,有人故去,有一半人已退休,仍在医院岗位工作的,也都年过半百。我们就如市一的前辈们一样,将青春全部献给了市一,见证了市一医院的发展和成长,我们高兴,我们庆幸,我们无悔。市一把我们连在一起,赴冈比亚医疗队的生死经历是镌刻在我们心上我们永恒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