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斐济86天的日与夜

2019-11-07 22:11 编辑:管理员 阅读次数:583

斐济,被中国人亲切地誉为“太平洋上的翡翠”,而斐济百姓也素来为中国医生点赞。这次也不例外。2018年初,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神经外科卢恒聪医生、心内科黄建楷医生结束为期3个月的援助医疗工作。3个月来,凭借过硬的专业素养与赤诚仁爱之心,他们在这个太平洋岛国赢得了赞誉,收获了友谊。卢恒聪医生作为神经外科的医生,在本地并无此专科的条件下,作出了开拓性的工作。

颅脑大手术:条件艰苦,例例辛苦

斐济殖民战争纪念医院是当地最大的公立医院,此前已有中国专家前往这家医院进行交流,他们扎实的临床功底给医院医护人员留下了深刻印象。随后,医院主动要求中国广东省下一批派出专家到该医院进行指导工作。卢恒聪正是第二批医疗专家队成员之一。

初到斐济,卢恒聪看门诊、带查房,针对一些疑难、重症病人进行病例讨论,提供国内成熟的处理方案作为诊疗参考。由于当地医疗技术薄弱,比较复杂的颅脑肿瘤病例往往需要转诊临近的澳洲、新西兰等国。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殖民战争纪念医院定向神经外科招募援助医生。

卢恒聪不辱使命。他的到来,打破了殖民战争纪念医院颅脑肿瘤国外转诊的现状。他充分运用医院有限的硬件设施,成功开展了四例凸面巨大胶质瘤切除、侧脑室内巨大脑膜瘤切除等颅脑手术,均取得良好的手术效果。

斐济百姓看病是不收钱的,但要排期,医院有一个长长的病人清单。卢恒聪发现,由于就医时间拖的太长,病人的肿瘤都长的很大。经卢恒聪手处理的最大肿瘤直径达7CM,像橙子一样大,石头一样硬,且在颞叶部,位置较深。

“一部老式显微镜,一个递器械的助手,两个不停回弹的牵开器,浴血奋战中曾想过无数次放弃全切,几次在绝望边缘还是挺住了,最后的大出血也迅速的得到处理,稳住了血压。八小时高度集中精神,下台头疼的要命……”就这样,没有条件创造条件,卢恒聪做完一个又一个颅脑肿瘤。解决问题,赢得当地医院当地医生的信任,也和来自欧美韩等国医疗队员打下了合作互动的基础。

实力战将:援外医生受邀ON CALL 24小时

一步一个脚印。12月开始,卢恒聪被院方安排在一个月内轮值3周的班,每个班都要24小时在线。这并不是每个援外医生都能做到。

卢恒聪负责在值班期间,对车祸伤、重物敲击伤、坠落伤等急、重症病人进行治疗处理,为需要手术救治者施行急诊手术。

卢恒聪在门诊、日常查房、择期手术、急诊手术全方位开展医疗服务,以自己的医疗专业技术,传播了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成熟的治疗经验,获得了当地百姓的好评。

此时的卢恒聪已融入当地人的生活。医院没有护士站,医生没有办公室,所有医生都背着书包到处跑,他也一样。当地以白衬衣或花衬衣搭配黑色裙装为正装,他也这样穿。卢恒聪笑言,建立信任,靠实力也靠“裙子”。

很快,这位实力战将受邀从首都苏瓦(Suwa)转战拉巴萨岛(Labasa)会诊两天,飞机接送。拉巴萨是斐济最大的城市,山峦环绕,岛屿相伴,是斐济人的后花园。整座城市以种植甘蔗为经济来源,时常有外伤病人。

一早5点,卢恒聪赶往拉巴萨,开始了48小时的战斗。一到医院,病例堆成山,病人已经在候诊。院方也早有准备,除正餐外,下午茶餐都为他备好,只为在有限的时间内尽可能的处理最多的病人。

授人以渔:为当地培养人才

来自中国的医生们都非常重视带教工作。作为第二批援斐济专家,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卢恒聪和黄建楷医生充分利用第一批援助专家组建立的“斐济-中国(广东)医学培训中心”、“斐济-中国(广东)纳乌瓦医院急救中心”这两个平台,积极开展医学培训工作。

斐济纳乌瓦医院由中国商务部援建,于2014年启用。很多设备由中国捐赠,界面及操作按键多为中文。卢恒聪和黄建楷在等待当地医疗执照办理期间,抓紧完成了心电图机、静脉输液器、输液滴泵、心脏除颤仪、心电监护仪、超声雾化器、外科急救包等设备的组装、检测。同时,成功完成了将操作界面语言切换为英语的工作。对于大部分设备上无法更改的中文物理按键,他们翻译出来,一个一个用防水贴粘贴好,并积极地对当地医护人员进行了教学培训,手把手地教会护士们如何使用及维护这些设备。

此外,通过实地考察,与所在医院充分交流,两位医生制定了“接地气”的系列培训课程。通过重点设置心血管急症、多发性创伤、脑部疾病的规范化诊疗培训课程,利用多媒体、情景模拟等手段,进行理论授课和操作示教。3个月进行了13次理论授课和操作示教,共有281人(次)参加了培训,发挥了传、帮、带的积极作用,有助提升纳乌瓦医院及殖民战争纪念医院的诊疗水平。

86天的日与夜,广东援外医生收获满满。临行前,当地医生邀请卢恒聪等几位援外医生到家中烧烤。一进门,当地的医生们围成一圈,用当地语言唱欢迎歌,喝当地自制的欢迎酒,仪式满满,让他非常感动。

平时就很喜欢养一些多肉植物的卢恒聪,也在当地和几位中国医生一起,种了一些花草植物,期待这跨越大洋的奉献之爱,成长为友谊之花,摇曳在斐济明媚的阳光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