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把我们派到最危险最艰苦的重灾区”

2019-11-07 22:09 编辑:管理员 阅读次数:576

2008年5月28日晚,当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脊柱外科鞠洪斌医生步出广州白云国际机场时,等候在这里的妻子几乎认不出自己的丈夫——一脸的胡茬,又黑又瘦,脚上的鞋子早已被泥泞玷污得无法认出原貌。整整15天,广州市属医疗队的62名医生,自5月13日奔赴四川后就一直坚守在汶川地震灾情最严重、条件最艰苦的映秀镇。冰冷潮湿的水泥地是他们的床铺,山野里的土豆、倒塌学校里剩下的菜叶子是他们的晚餐,灾区的烈日和废墟里传来的阵阵尸臭日日与他们相伴……

然而,在如此艰苦的环境下,他们却出色地完成了任务:截至25日,广州市医疗队在映秀镇共参加了房屋倒塌现场伤员抢救11次,成功抢救伤员7次,现场救治站诊治伤员425人次,急诊手术12例,向后方转送重伤员252人,巡回医疗2136人次……

5月13日晚11时,按照省卫生厅的统一部署,广州市首支医疗救援队18名医务人员,携带着价值200多万元的物资、药品,在省卫生厅廖新波副厅长带领下,作为广东医疗救援队的组成部分,乘飞机奔赴成都。

14日凌晨,广东医疗队抵达成都,向卫生部前线指挥部报到后,多次请战,要求派往环境最危险、条件最艰苦的重灾区开展医疗救援工作。最后,经过极力争取,卫生部派遣广东医疗救援队(其中有广州医疗队14名队员)经都江堰市,赴地震重灾区汶川县映秀镇执行医疗救援任务。

部队医疗队在廖新波厅长带领下,坐上冲锋舟后,鞠洪斌反复多次请缨,要求主动乘舟去往震中的震中——映秀镇。往通往映秀镇的道路上,危险重重:需要乘坐冲锋舟,通过堰塞湖,湖水不停倒灌进冲锋舟,医疗队员需要不断的将水舀出冲锋舟,否则随时会有翻船的危险。山上是不断往下掉的滚石,山下是咆哮浑浊的岷江,脚下的路有时距悬崖边仅十几厘米,沿路不时看见被巨石砸得面目全非的汽车。空中下着大雨,地上泥泞不堪,一下冲锋舟,鞠洪斌就被泥泞的山路崴伤了右踝关节。仍然坚持扛着20多公斤重的大药箱,要从滑坡、乱石中攀爬而过,还要不时停下来救治路上遇到的伤员。有的医疗队员由于出发时间太紧,脚上穿的还是平时上班的皮鞋,走在泥泞崎岖的山路上,一脚深、一脚浅,连站稳都不容易,每前进一步都要手脚并用,连滚带爬。

15日清晨,经历了十多个小时的艰难徒步行进,广州市14名医护人员随广东省第一批医疗队突破重重困难,成为第一支进入灾情最严重的汶川县映秀镇的外省医疗队。

当时,汶川当地医院90%的医务人员已遇难,受伤群众非常多,情况十分危急。进入映秀前,队员们为能多背点药物,每人只为自己带了两天干粮。进入重灾区后,医疗队员在缺水缺粮、与外界失去联系的情况下,夜以继日、不眠不休地抢救、转送从废墟里挖掘出来的伤员。

映秀镇的余震几乎就没有停歇过,队员们目睹了一次又一次的塌方、山体滑坡,经历了无数个在摇摇欲坠的建筑物下抢救伤员的危险时刻。“医疗队员在汶川驻扎的营地是漩口中学的篮球场,每天夜里,由于缺乏帐篷和睡袋,队员们都会被雨水和露水打湿身体,又冷又硬的水泥地让我们无法入睡。有时即使因为太累而勉强睡着了,也是没到天亮就会被冻醒。”鞠洪斌说。而在距离他们扎营的篮球场不到5米远,就是一栋倒塌后掩埋了无数学生尸体的教学楼。

到了白天,淋漓的大雨又换成了毒辣的太阳,医疗队员们必须顶着烈日工作。“废墟下有的尸体已经开始流水、腐烂,随着气温的升高,阵阵尸臭在空气中弥漫,尽管戴着厚厚的口罩,还是能闻到那股味道。”鞠洪斌说。

由于没有足够的粮食和水,医疗队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吃饭问题,每天派出后勤保障小分队,负责为全队寻找食物和饮用水。为了节省食物,队员们在刚抵达映秀的一个星期里,几乎天天吃压缩饼干和稀饭,如果偶尔能找到山野里的土豆、倒塌了的学校食堂里剩下的菜叶,就已经是“犒劳”自己的“大餐”了。

回到广州以后,鞠洪斌被授予卫生部抗震救灾医药卫生先进个人、广州市抗震救灾优秀共产党员、广州市卫生局抗震救灾三等功、广州第一人民医院二等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