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设计的医院成为我第二个家

2019-11-07 21:52 编辑:管理员 阅读次数:716

文/佘庆珠

新中国成立了!1951年4月,父亲携我们全家从香港回广州定居。他开始筹建广州市设计院,接到第一个任务是设计一间医院,因为工程紧,他住在建筑工棚里日以继夜地工作,当时我只有五岁,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要建一间什么名字的医院。

我读小学六年级那年搬家了,搬到盘福路居住,我才得以见到父亲设计的医院——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庐山真面目,它是由解放前的市人民医院和方便医院合并成立的,我家的邻居都是这间医院的资深医生:沈毅、潘百思、杨爱莲、陈增康……我家对面住着谢敏贞主任一家。

生病的时候父母会带我去市一医院看病,这医院很大啊,是把一条路截了一段来建院的,我们看病要从东门穿过市一大道到达西门的门诊大楼就诊。

后来我走入了医学殿堂,进入中山医学院读书,毕业后分去贵州两年后调来市一人民医院工作,我的身份变了:每到市一,我不是患者,而是一位救死扶伤的白衣战士!市一医成了我第二个家!

有一天值夜班深夜,我往窗外望:寂静的广州在沉睡中,唯独市一医院灯火通明:这是一座不夜城,每盏灯下都有我的同事在为抢救生命而奋战着!我突然知道我的职业是多么神圣重要,需要有好的医技,更要有好的医德!

如今我退休已快满十三年,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发生巨大变化:新建了一座座大楼,引进各种先进设备,更有庞大的医技精湛的医疗队伍!真是今非昔比,旧貌换新颜。看到它的巨变,我由衷感到兴奋,祝它有更广阔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