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闯入心间的温暖

2019-11-07 21:47 编辑:管理员 阅读次数:578

/覃夏萍

“终身纯洁,忠贞职守,……勿谋病者之福利。谨誓!”在看到那位阿伯时,我的脑海突然响起我们刚毕业所宣的誓词,纯洁的白帽,暖暖的烛光,憾动心灵的场景。让我在烦杂、重复的工作中,形形色色的患者及家属中,突然地让我觉得异常温暖;本来严肃且神经紧绷的工作状态,变得如提灯女神在身边,温暖且责任感更甚。亦如曾经的誓词!

 是的,我是一名急诊科护士;是一个见证着小至感冒,大至死亡的患者归去的科室。而偶然闯进我心间的,是这位年近70的阿伯孤单地在输液室在的椅子上吃着一桶泡面;半夜一点,空荡荡的走廊里只有老人佝偻着身子,透过腾腾的热汽,看到老人满是皱纹且憔悴的脸,既心疼又温暖。因为这不是我第一次看到他,这几天的白班和夜班都遇到过阿伯陪着他的老伴来输液,身边没有一个年轻人,两位老人互相搀扶治疗到半夜,这也就是我觉得心疼的原因。

那天又是一个忙碌的夜班,又遇到了这两位老人。 当我核对好患者的信息后,准备评估穿刺输液,阿婆颤颤巍巍地伸出双手说:“姑娘,你看看还能打哪只手,这几天都打过了,不好找,辛苦你了。”我不由地再次抬目看着这对温暖的老人,白发苍苍、黝黑瘦弱但目光明亮、和蔼可亲;我说:“阿婆放心,您血管是好细,之前打针的地方都有淤青哦,但我会再帮您看看好的血管的。”反复找了手背、手腕,反复对比着。阿婆的声音再次响起,“姑娘,不怕的,我血管不好,你扎几次也行的,不要有压力。”

抬眸看到阿婆盈盈笑意的目光,我心里也轻松起来,和她们一边聊着天,一边看手臂的血管情况。“阿婆,你们两位老人家自己来的么?现在都好晚咯。”我好奇地问他们。阿婆也不介意地回答道:“是呀,我们住的不远,不是什么大病,就不打扰他们年轻人了,都要上班的。”这时,陪伴的阿伯也乐呵地说:“有我陪着就好啦,老伴老伴,不就是这样么。你们上夜班也辛苦啊,年纪轻轻就熬夜班。”我一听也是一乐,这是秀恩爱让我生生地吃了一把狗粮呢。但这也是我在工作中听到的最贴心的话语了。

成功在阿婆手臂上穿刺后,我心里也放心下来,继而进行健康宣教,给两位老人带来保暖毯子。迎来又是两位老人的感谢和夸赞。也正是这一份她们对护理工作人员的宽容理解和相守相伴温暖了我,时光越来越短,但陪伴不改,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这一缕温暖就像一个南丁格尔手里的那盏灯,让我看到在工作中的那些负面事件里藏着无数细微却最真实感人的情怀;突然觉得在繁忙而紧张的工作状态下,让刚毕业时的初衷竟慢慢地被掩盖,有时会遭到患者的不理解、谩骂、误会,会看到人和人之间存在的冷漠和无品德的事,但不能否定同时存在的,也有感动和温暖。主动发现这些温暖感动的瞬间,会发现他们真的有很多很多,即使他们存在微小,却能产生巨大能量。

想起那时看到阿伯急急吃完泡面时,我在犹豫着,是否应该为他倒杯水,泡面吃着应该会口渴。但是贸然过去有些不好意思,在去和不去之间犹豫了好久,好久。直到老人输液完毕离院,也没将那杯水送给他们。而这个遗憾即使过了三年,至今都还会偶尔想起,但心里也早已有了答案。

虽然成为了遗憾,但却是我走出负面情绪的一个回忆,每每回想起,依然温暖如初。这杯水,以及更多温暖我想在日后的工作生活中,交递到更多人手中。我会努力成为一位有温度的护理工作者,愿人们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