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木棉树的独白

2019-11-07 21:41 编辑:管理员 阅读次数:964

文/冼嘉文

我,很美丽。

春季一树橙红,夏季绿叶成荫,秋季枝叶萧瑟,冬季秃枝寒树,一天一月一年都有不同的模样。

我,很特别。

古老却不乏生机,坚韧却不乏风情,惊艳却不乏优雅,盛放却不惧风雨。

我是生长在市一门诊大楼的一棵木棉,我穿墙而出,立在大楼怀中。

我在这里听过许多故事。

这天,我隐隐约约听到一个小孩站在我脚下哭,喊着“妈妈......妈妈.....”“姐姐,能不能帮我找一下我妈妈”“你记不记得你妈妈的电话”“您好!请问是梁小朋友的妈妈吗?他正在找您,他现在在一楼木棉树下面”最后,相见的两人抱在一起,小孩破涕为笑“姐姐,这棵是真树吗?我可以摸一下它吗?”每天,粉色衣服的姐姐总会准时的出现在我脚下,我分不清她们的样子,但我喜欢粉色的她们,她们热心、温暖,就像透过斑驳的叶子打在我树干上的那抹阳光,暖意葱葱。

“咯咯咯咯咯......”人群中一位白衣姑娘搀扶着一位盲人,小心翼翼地往放射科走去,“阿姨,大概直走50米就到了,您拿了结果要去看医生吗”“谢谢你姑娘,我拿了结果就直接回去了”“有家属接您回去吗”“我等下直接在门口打个车,上次我来的时候,你们一位导诊小姑娘帮我在门口叫了车,我很感激,可是我看不到她的模样,也不知如何道谢”“阿姨,结果您拿好,我们到门口了,前面有一小段斜坡路,您小心”姑娘目送了车子的离开,微风中那抹白色的背影格外动人,她的善良就像我新长出来的嫩芽,翠翠绿绿地绽放,吹去寒冬迎来春意。

我在这里看过许多小事。

一天,一位老婆婆面色苍白,由两位年纪相仿的奶奶搀扶着正向门诊楼走来,眼神着急地希望能需求旁人的帮助,一位路过的姑娘发现了她们的异样,了解情况之后拔腿就跑进了门诊楼。一会儿,一抹粉色的人儿推着轮椅快速地接上了老婆婆,经过一番短暂的询问,那抹人儿用尽全身力气把轮椅推上斜坡,快速地向急诊方向走去。我悄悄地听着两位老奶奶的对话“今天真的多亏了这两位小姑娘”“你看人家姑娘急得导诊带都掉了”......等我回过神来,那位刘翔般的姑娘早已消失在人群中,那抹粉色的人影我现在还没想起她的模样,但她们的美丽就像我的花瓣,簇拥着一束束绵密嫩红的花蕊,骄艳地盛放在枝头。

有一次,一位驻着拐杖的老人看上去有些困窘,她艰难地移动着步子,白衣姑娘在人群中发现了这位老人,主动上前询问,原来老人不愿麻烦家人,希望能够自行租个轮椅自己推着去看医生。经过白衣姑娘一番耐心沟通之后,老人接受了帮助建议,姑娘一边搀扶着老人走向电梯带她去看医生,一边通知老人的家属。我看着她们渐行渐远,依依稀稀听到她们之间的一些对话“姑娘,真是太感谢你了”“没事的阿姨,不用谢,您小心电梯空隙”......我忘不了白衣姑娘的微笑,那就像我头顶的天空,清澈地透着微蓝,舒服和熙。

春去秋来,岁岁年年,我根深于此,心深于此,正是市一人一点一滴地感染着我,我才会如此美丽,如此特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