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第一次

2019-11-07 21:39 编辑:管理员 阅读次数:496

/陈果

我,一个平凡的护理工作者,一个普普通通的市一人,既没有轰轰烈烈的成就,也没有可歌可泣的故事。只是偶尔午夜梦回之时,我也忍不住想起自己来市一也十年有余,仔细回忆起来,竟有那么多属于自己的第一次令我记忆犹新。

第一次以护士的身份来到临床。2006年7月,我被分到产科工作。先是去跟科室领导报到,接受科护长的勉励,似懂非懂地听着科护长为我做出简单的职业规划方向。与新同事相处时,我处处小心谨慎,甚至为了避免自己脸盲症,偷偷拍了张班表的照片回家背名字。和同事相处一段时间后,我发现大家都十分友好,乐于和我分享工作生活的经验,最开始的拘束和紧张便在大家的欢笑声中悄然消散了。

第一次单独上班。大概过了半年,我有了执业证,够条件单独上班了。虽然已经明确了自己的工作职责,知道了专科的基本操作,也在家恶补了产科的相关理论,但对于单独上班,我还是畏首畏尾的,总担心自己肛查不准,无法准确地判断产程的进展。在同事的安慰和鼓励下,我只能赶鸭子上架般的单独上了平生第一个A班。然而本该3点下班的,结果我下班的时候4点半了。一个半小时的拖班!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和同事们的差距竟如此大。回家后,我认真反思自己一天的工作流程,梳理了工作中的问题,第二天,我拖班的时间就缩短成了半小时,之后,正常情况下我再也没有拖过班了。当时的我还为此沾沾自喜过,现在看来,我对自己要求如此之低,志向仅仅是不拖班,既缺乏规划自我的眼界,也缺乏积极进取的意识。现在,我总是喜欢给小姑娘们念叨做好职业规划的重要性,希望她们惜时、进取,避开我当初走过的那些弯路。

第一次参加比赛。工作没多久,护长要我去参加医院团委组织的一个创新比赛,介绍科室用的新生儿提示牌。我编了一首“红苹果、绿苹果”的打油诗,毫不知羞地站在教地一楼的讲台上和各位大咖一决长短。结果当然是没赢,不过让我见识到了市一年轻人的风采。后来几年,我都会代表科室参加一些比赛或表演,认识了越来越多的市一人,他们多才多艺,他们充满朝气,他们让这个百年老院保持着蓬勃的活力。

第一次收红包。有天晚上,我给一个产妇做了个晚间护理,结束后产妇给了我一个一百元的红包。拒绝无效后,我红着脸急急忙忙地离开了医院,趁着隔壁母婴店没关门,花了一百多块钱给她小孩买了个礼物,第二天忙不迭地拿来送给她。后来我发现同事们处理红包的手段比我成熟多了,她们会寻找护长帮忙,也会考虑把它存回病人账上,而不会像我一样傻乎乎的忐忑了整整一个晚上。

第一次接生。2010年,我调去产房轮区,师承当时产科第一接生婆杨美英老师。在观察了几次接生、进行了几次阶段性操作后,美英老师要求我全程上台。开包、铺巾、侧切、保会阴、断脐、缝线,美英老师寸步不离地指导着我操作,将我的不安和不自信降到了最低。尽管第一次接生很顺利,但一系列连贯的操作做下来,也让我更清楚地认识到接生需要将从容的心态、娴熟的操作、准确的判断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对理论知识、实操经验和心理素质的要求都极高,需要长时间的学习和积累。于是回到家我会继续啃课本,也会有空就买块猪舌头来练习缝针。几年后,路上撞见一个同事带着小孩玩,问我记不记这孩子是我接生的,我心里不由得生出一丝由衷的自豪和喜悦。

  第一次成长。第一次带实习生、第一次到护理部工作、第一次当考官……而后来,这些第一次通通变成了无数次。如今,我已回到了临床,成为一名年轻的护长。回想着自己这一路靠着领导与同事的鞭策,磕磕绊绊走过来的十年,无尽的唏嘘;也庆幸自己能遇到这么多良师益友,像一盏盏明灯一样,为我指引前进的方向;我希望自己终有一天也能变成一盏明灯,为每一个来往的人照亮他们的道路。